第三百五十二章 圣皇宫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辰东   书名:完美世界_完美世界无弹窗_完美世界最新章节

    阿真也知道。【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行军最忌女色和酒了。弱弱的不敢回嘴。

    “拿来。”盈盈一伸手就向他要圣旨。

    “啊……”外面传来阿真的惨叫。

    向少云点了点头,看来是没受吐蕃的苦。心里安慰。真佩服真哥连吐蕃女人都能搞得定。

    “这个……”董孝这个不出下文。

    盈盈心突然一跳。怒气缓了缓,听见他的惨叫声心里也跟着疼。咬了咬牙,这色狼就要让他受点教训,不然不长记性。

    “我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还用你说。”盈盈心里高兴万份,掩饰的板着脸回道。

    “该死,怎么穿啊。”阿真抱着那堆衣服咒骂。他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拖的,好像很自然就拖下来了。

    “好你个林阿真,打你,你也能睡得找。”盈盈踱到他旁边,轻轻坐在床橼恨恨的自语。旁边细微的传来他酣睡的轻微打鼾声。这哪里像是昏迷的人啊。

    “林阿真命你马上给我滚出来。”帐外传来郑盈盈暴炸的怒吼。

    芊芸见他要走赶紧跑上来抱住他的手臂,眼是乞满着娇情与泪水。

    盈盈赶紧跑过去,见阿真苍白着脸,一动不一动的躺在刑台上。赶紧用手抚他的鼻子。气息微弱。心里一紧一喜,还有气。

    “芸儿宝贝,乖。我晚点再来找你。”阿真摸了摸那美丽的脸颊。温柔的说道。

    “使者不必客气,一路辛苦了,请坐。”盈盈大方的一比划。

    盈盈见状一笑,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起来吧,我不打你就是了。”

    众行刑士兵心吓破了,集体跪倒在地上,头紧紧贴着地。不停的发抖,不敢吭出半声。

    “镇南大都护跪下接旨”董孝话还没讲完。

    “夜里我躺在床上睡不找看着整个世界只有黑和白只有你在我心里你知道你已经让我迷失我醒着祈祷祈祷你会在将来照顾我我心里期望着这样我知道一切才刚开始哦,漂亮的男孩,我爱你……”

    大王言和的信应该也送到他们皇上的手里了,大概也就这两天他们皇上就会下决定。共谋辽国大计举日想来便可成了。要趁这段时间赶紧解决了吐达巴作乱的事。半年来率大军争战沙场,外御强敌,内平犯乱。她只是一个女孩儿,这么重的担子杠在身上,不觉中也疲惫不堪。

    盈盈蹩了他一眼,见他难得能这么安静,摇了摇头,拿起兵书坐在旁边看了起来。

    盈盈点了点头问:“唱什么歌?”

    阿真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了,仿佛看见外面盈盈那咬牙切齿的样子。慌忙的站起来,赶紧胡乱的穿起那繁琐的大理王子装。

    阿真无聊的贼眼四周乱瞄,见盈盈亭亭大方的坐在椅子上。一袭吐蕃公主装扮。蓝红的裙披绣着金色的花线。鹅黄绒背夹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腰上挂着小坠儿小穗流梳,肩上两条小辫子垂在肩前,一笼绣发高高绑在后脑。发上绑着金细青色头捆。金细青捆上cha了朵美丽的紫色花儿。煞是好看。美丽大方,温温如水,高贵又典雅。

    阿真想了想:“唱prettyboy怎么样?”

    一群吐蕃兵士快速的闯了进来。

    “再不给我滚出来,我绝对,肯定,马上把你拉出去剁成肉酱。”外面又传来一声怒吼。

    吐蕃众兵心里一颤,不由分说,马上就把阿真压着向帐门走了出去。

    阿真见盈盈从青的脸转成白色的。再从白色的脸转成青色的。胸口不停的起伏。脸色也跟着大变。心里大叫,不好。这女人要暴走了。

    “竟然敢在我的大军里作如此龌龊下贱的事情”一瞬间盈盈一转身,双眼通红的凶狠瞪着他。

    还在沉沉酣睡的两人顿时惊醒。阿真睡的正舒服又听见暴怒的*声咕嘟的低朗:“妈的,怎么每次睡觉都有人吵,要不要让人活了。”翻身继续睡去。头脑瞬间出现郑盈盈暴走的脸庞,脚一抖还闭着眼睛,可身体自动反应的坐了起来。

    “没有音乐唱什么?”盈盈不太感兴趣的说。

    “那个……呃!军师,您老巡查完了呀。”阿真弱弱怕怕的小声问道。一颗心快跳出来了。

    “没有,我还在睡。”说完阿真赶紧把兵书扔旁边倒头继续趴在床上。

    “你看那些古文会不会头晕?”阿真看了一会儿,无聊极了。

    芊芸咬了咬唇,见他这么慌乱。心里不舒坦,可见他满头大汗把弄着那一叠衣服不知从何下手。起身就穿戴好自己,走过去帮他打理着。有了芊芸的帮忙,阿真很快就穿戴好了。

    “大王母向大王求情,大王就把达蒙放出来了。命不准离开不丹,可达蒙连夜就出逃了。”曹宗见军师脸无任何表情,心情不定的答到。

    “把他给拉出帐外,给我狠狠的打一百军棍。”郑盈盈黑着个脸,杀气腾腾的指着他。

    旁边跪着一群帐守,阿真眼尖一眼就见那个重兵长官跪在最前,直发抖着。粗厚的两颊通红,嘴角不停的滴出血。阿真心里叫苦啊。这盈盈也太狠了。千万不要用在我身上,好痛的。

    “快扶进帐里。”盈盈不停的下着命令。

    盈盈一打开看了看,就扔到床上给阿真。阿真眯着眼见她竟然把这烫手的山芋丢给他。自然反应的手一缩。那圣旨便向着床橼滚到地上。

    “我喜欢到处跑,而且空姐薪水多。”在二十一世纪,大部份的薪水都用在化装品上和衣服上。

    顿时一颗心从他喉咙里跳了出来一半。

    “你的眼光不错,我可是麦霸,听过我唱歌的人还没有人不称赞的。”盈盈大言不惭的说道。

    盈盈就抬起手说话了:“我说大周来使,这好像是我吐蕃的帐营,你在我帐营内宣读你们大周的旨,好大的胆子啊。”盈盈微笑着说道。

    众人没听过的望来望去。

    “有啊。来这里都吃胖了。”阿真笑道。

    “大周使者董孝拜见吐蕃国女军师。”说完阿真就见那个大周使者向盈盈一掬躬。

    “哼!”背对着他的盈盈一声重哼。

    一喊完,阿真就消失在帐里。

    “你醒了。”盈盈走进去,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问着。

    盈盈万万也没想到,自己才去查营不一会儿。回帐时这色狼竟然不见了,命众军士遍寻不找。一想到大周那绝色美女,心里怒火就烧上来。率人赶紧上前查看。没想到派重兵把守还让他有机可乘,冲进去翻起内帘就见两狗男女拖的精光舒服躺在毯上沉沉入睡,一副心满意足的姿态。男俊女娇。气的她退出帐帘。命人狠狠掌帐守的嘴。出来时见两人还一副郎情妾意样。加上早晨接到信报,南边腾冲诸地,吐达巴犯上作乱。她已经非常想杀人了。偏偏这杀千万的色狼子一点都不让她快活。才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竟然……竟然……

    阿真被抬进趴在她的暖床上,沉沉的香睡着。帐内人来人往,一阵人仰马翻。

    一群士兵向他走过来。

    一喊所有行刑的吐蕃士兵立马停止了军棍。同时向他们的军师望过去,一看众人心里大惊。见军师脸色苍白,泪珠儿挂满脸。一副好像随时要昏倒的样子。

    大周使者点了点头。望着躺在床上的阿真闪烁着眼神道:“想必这位便是镇南大都护了。”说完便也朝他一躬。心里暗叹。这大都护竟然明目张胆的躺这位名震天下的吐蕃军师床上,不简单啊。

    “快传军医,快。”盈盈大喊。一瞬间几个人就跑的连影都不见了。

    “哼”突然寂静寂的帐内一声响亮的怒哼。众人心里头一惊。

    盈盈原本好听的声音,现在阿真听见了就像是催命符一样。眼皮直跳。

    一说完,两旁的将领便把董孝手中的圣旨抢了过来,交到盈盈手里。

    “进来吧”盈盈一回。就见一群人走了进来。

    “妈的,这里没有酒吧,也没有KTV。真的很想唱唱歌,扭扭腰。”阿真缓缓的道,腰还扭了扭。

    盈盈听了苍白的脸才有了些许红润,见他仍昏迷不醒急问道:“那为何还昏迷不醒?”

    听完,盈盈就告辞的返回自己帐内。一进帐内见阿真已醒来趴在床上看着她床边的兵书。

    董孝见了脸色顿时大变,可又不敢吭声。想他董孝活到这把年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见圣旨飞来不伸手去接,反向后缩的。真是白活这半辈子了。

    外面将帅带领着大周从宫中来宣旨使者急急走到内帐帘边,听见里面传来怪异的歌声。全都煞住了脚。吐蕃将师听这是他们女军师的声音。好奇的竖起耳朵认真倾听。怪异的音调,从未听过的语言。令一群人一头雾水。新颖的曲风,优美的声音都让这一群人愣住了。

    “你现在可以唱,也可以扭。我吐蕃的众将士肯定会很高兴看你扭。”盈盈卟哧一笑。

    “达蒙不是被王上给圈禁了吗?怎么会逃到吐达巴哪里?”盈盈更疑惑了。这圈禁之法还是半年前王上打败达蒙,她为王上出的计策。

    “不必客气,不必客气。”阿真摆了摆手,笑吟吟。

    外面的人见军师唱完了,也心里大喝彩。不明白这两人说的是什么话。

    一跑出去就见阿真趴在刑台上,四周的吐蕃军士还不停的拿着军棍用力仗击着。他已昏过去趴在刑台上一动不动。

    “禀军师,大周使者求见。”外面的吐蕃将帅喊到。盈盈的脸更红了。埋怨的白了阿真一眼。

    盈盈无奈的望着他的睡脸,重重的叹了口气,眼里满是深情。轻柔的用手抚了抚他垂下来的发丝喃喃自语: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呀。

    盈盈紧握拳手,压抑着怒气道:“你们全都出去吧。”

    盈盈见他竟然还踌躇。大喝:“放肆,来人把他的圣旨给我拿过来。”

    “这是吾皇受于臣子的旨意,难道吐蕃要加于阻拦。”董孝一顿,镇定的回道。

    盈盈脸庞发黑,青筋暴跳。气的说不出一句话。

    “哼。”盈盈见这色狼又口无遮拦,轻哼一声。回过头认真的看着她的兵书。

    盈盈甜美的歌声飘荡在这狭小的帐房内。优美动人的音符从她嘴里冒了出来。阿真头kao在床上,仔细聆听着。有一种回到自己二十一世纪小窝里的感觉。

    “你这样穿着真漂亮,太美了。”阿真情然自禁的夸赞。他还是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仔细的看着她。

    “是你们吾皇,不是我们吾皇。使者在我吐蕃土地,在我吐蕃营帐内宣读你们大周的旨,把我吐蕃这二十八万兵将置于何地。把我们吐蕃置于何。”盈盈收起笑脸喝斥道。

    “那是你活该,敢在大军中作那档子事,没砍了你已对你留情了。”盈盈讲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一瞬间所有人的全都退了出去。

    “你唱首歌来听吧,你声音这么好听唱出来肯定很棒。”阿真双眼期待道。

    “你们大周皇帝有心了。”盈盈简洁明了。

    “林都护,名震天下,秦山大火震动朝野,扎尔巴点将更令满朝文武震惊。将军谦虚了。”这位使者哪壶不开拉哪壶。一说所有吐蕃将士立马变脸。阿真和盈盈面静如水,心里暗寸。这董孝很不一般呀。

    向芊芸见他被压出去,气的跺了个脚。跺的土地爷爷腰一痛。

    “还不快给我压出来。”郑盈盈在帐外又一声暴喝。

    董孝一说完便从袖子里cha出一筒黄卷要宣读起来。

    “盈盈,有事好商量,好商量。”阿真赶紧陪笑的狗腿样。

    IlieawakeatnightSeethingsinblackandwhiteI‘veonlygotyouinsidemymindYouknowyouhavemademeblindIlieawakeandpraythatyouwilllookmywayIhaveallthislonginginmyheartIknewitrightfromthestartOhmyprettyprettyboyIloveyou……

    她膝盖的伤口血已干涸了。愣愣的看着阿真孩子般的脸面陷入沉思。

    赞的盈盈脸一阵红。

    寂静……

    盈盈一听,眉毛挑了起来:“来古代唱英文歌,你脑子有毛病?”

    “好吧。”盈盈见她无聊叹了口气答应了。她是外语系毕业的。英语歌对她来讲不算什么。

    说完董孝咬了咬牙继续道:“二便是来宣旨的。”

    “这……”军医不知要怎么说。

    “那你还去做空姐。为怎么不去作翻译或者教书?”阿真好奇了。

    “是,睡找了。”军医见军师脸黑的好想要杀人似的。害怕的小声答道。

    “怎么回事?快说。”盈盈着急的问道。军医见军师如此着急。咬了咬牙:“可能是睡找了。”

    阿真感到无趣,望着她又把眼盯在书上了。打了个哈切手枕在下巴,继续望着她。帐内一片详和,宁静。

    在帅帐里,盈盈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向曹宗问道:“吐达巴为何会作乱?”

    “不知使者所来何事?”盈盈微笑着问。

    “禀军师,这位大周人没事,只是皮肉伤,军士们下棍并不重,开点药菔两日就好了。”一会儿军医查看后缓缓向盈盈道。

    死不要脸的,竟然不会脸红,阿真心里骂着。笑着说:“那赶紧唱首来听吧。”

    乒乒乓乓。棍子夹肉的声音。一会儿没就没听见阿真的惨叫了。

    郑盈盈还满脸怒气的瞪着他。向众兵士喊到:“还等什么?拉出去。”

    回过神来见阿真还睡的香甜毯子已滑到他的臂膊上。盈盈摇头轻笑的把羊毯给他拉到脖子上。站起来缓缓走了出去。

    “我主修的是文学和外语。繁体字有什么难的。”盈盈头也不抬的回答。

    “真哥好快活啊。在我大军里竟然……竟然……”阿真见背对着他的盈盈气的双肩发抖讲不出完整的话。心里大惊。

    曹宗见军师疑问,缓缓的道到:“达蒙从不丹逃到他哪里了。”

    吐达巴是达拉王上原本的亲军,达拉与他弟弟达蒙争位时,为达拉立下不可抹灭功劳,王上即位时便立吐达巴阵守大理震慑南蛮。吐达巴英武非凡南蛮人惧怕,半年来也算平静安稳。他可算是异姓封地蕃王了。怎么会叛乱呢?盈盈想破脑袋都想不通。

    阿真一听,脸黑了。这皇帝吃饱没事干,整天就宣旨。他屁股还在疼呢。

    阿真看见一位身穿大红官服头戴官帽的大周官老爷走了进来。官老爷旁边还跟着向少云。向少云一走进来见到真哥,心里无比欢喜。赶紧跑过去拉着他的手:“真哥,没事吧?”

    很快阿真就被压解到盈盈大帐里。盈盈亭亭站在里面,双手后挽背向着他。阿真被推了进去,众卫守就退了出来,瞬间帐内就只剩下阿真和盈盈了。

    “怎么呢?”盈盈见他用*裸的眼神打量着她。浑不自在两腮抹红的问。

    “清唱啊。唱的好的人,就算清唱也是很好听的。”阿真赶紧拍马屁的说道。

    盈盈心里一惊,不会把这色狼打死了吧。心里大骇,赶紧跑下帐台,着急的脚一踉呛,从帐台上跌了下来。腿上被嗑破的鲜血直流,也来不及疼痛,急急爬起来就闯出去。

    挖kao,这一百棍下去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阿真大惊。

    “睡找了?”盈盈一听喃喃反问,气的脸都黑了。

    “真的,你差点打死我知道不。没想到你这么狠。”阿真一仰头就马不停蹄的埋怨道。

    阿真赶紧走出内帐,一出内帐就见郑盈盈白析水嫩的脸庞蒙上一层阴影,青筋在额头上暴lou。见状他大惊,一颗心抖来抖去。一副好像偷腥被老婆当场逮住一样。弱弱不敢吭出一声。

    “来人。”盈盈怒吼,震的帐蓬一阵颤抖。

    “带走。”盈盈阴沉着脸狠狠的望着阿真,说完就转身从帐门离开了。

    董孝呐了呐住停了宣读的嘴。见吐蕃这女军师虽然微笑,可是面lou杀气。不知该读还是不该读。

    他没想到吐蕃将帅和大周宫来人急急向他们帐里走来。

    原来这大王母还没死呀。她出征之时,见这大王母都躺在床上出气的多进气的少地样子。八十四岁了能活到这把岁数了也真不容易。王上和达蒙都是她出所,想来为自己的儿子求情也当理所当然。看来这次如果征吐达巴,不须要对达蒙手下留情了。誓必当场宰了他。有大王母在,达蒙想必自己也知道自己不会死,才敢这么嚣张。盈盈恨恨的心里暗道。

    早上太早被一群人吵起,阿真对芊芸做完爱做的事完后,怕压坏她赶紧翻过身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体力不济,舒身通泰后眼皮重了起来。芊芸脸上红晕不退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口,心怦怦直跳还没从激情中缓过来,心里无限的满足。整晚惊怕他出事,好不容易熬到清晨闯进帐里却见自己心爱的人和吐蕃女人睡在一起。心情大起大落,跌荡起伏。一得到满足安心后眼皮也重了起来。不一会儿两具*裸交缠在一起的身躯裹着温暖的茸毯沉沉地睡去。尘世间最美的一副画就呈现眼前,男的俊逸,女的更像坠入凡间的仙子一样的娇美。纠缠在一起的身躯,竟然是那么的吻合。好似天生就应该交缠在一起似的。

    “芸儿宝贝,手太巧了。”阿真见穿好了,大喜的抱住纤芸的小脑袋轻轻在她额头一吻。芊芸一声娇叹。幸福溢满全身。

    “一是,受吾皇之命前来问候吐蕃诸将。”说完向四周抱拳。

    盈盈一曲唱罢,阿真赶紧拍起手来,喊里不停的喊道:“That‘sgreat!”称赞着。

    “这……”董孝不知所措,拿卷的手缩了缩。

    “反正就我们两个,有什么关系。”阿真嘻嘻笑道。

    见状盈盈脸色大变,泪不知何时已挂满在她苍白的脸上。赶紧怒吼道:“住手!”

    阿真弱弱害怕的就被是偷腥被抓住一样,不敢吭出一声。

    “*,你们不会轻一点啊。这么卖命干嘛。啊……”外面传来阿真惨叫的大骂。

    “是是是,天生丽质,不穿肯定更好看。”阿真翻着白眼,他都已经很自大了,没想到碰见个更不要脸的。

    “我自己走。”阿真摆了摆手,也朝大门口走去。!~!

推荐阅读:罪恶之城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星械火影之鼬临道魔传比蒙兽神传至尊钱皇都市皇尊重生之文化帝国仙徊匠相超级兑换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