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大风起兮鲲鹏展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耳根   书名:我欲封天_我欲封天无弹窗_我欲封天最新章节

    看着那寒蝉若惊的六人,孟浩第一次感受到,在修真界,强者的气势引起的尊重,亦或者说这不是尊重,这是敬畏,同样是这些人,两年前他是凝气九层时不善,甚至还有出手,可如今一个个都害怕畏惧。【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有关此地之事,你等将所有详细的了解,都一一告知,若有隐瞒……”孟浩淡淡开口,最后一句话他没说,但目光扫过这六人后,他们纷纷心神颤抖,感受到了孟浩此刻目中残留的一抹暗红之芒。

    这暗红之芒极为妖异,让这七人看到后,他们的瞳孔内竟不受控制的,也出现了如此光芒,仿佛可以烙印在了灵魂上,让这六人面色变化,心底恐惧到了极致,根本就不敢有丝毫隐瞒,甚至都担心言辞说不全面,直接将各自寨子的古籍拿出,送给孟浩,甚至还送出了这片区域详细的地图,还有他们祖传的毒功之法。

    数日后,在这六个修士心惊胆颤的恭送下,孟浩离开了这片山谷区域,他神色平静,面无表情的盘膝坐在一片巨大的绿色树叶上,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南域而去。

    孟浩的离开,使得这六个修士内心松了口大气,至于那死去的一人,他们早已忽略,也根本就没有丝毫要为其报仇的想法,此刻只盼着孟浩离开后永远也都不要归来。

    又过去了数日,这天的深夜,此地山谷雾气的深处,那片附近之人无法探查的区域里,存在的那口古洞,一片寂静。

    在这古洞的深处,顺着那红绳,直至八百丈位置,几个如七八岁孩童般的鬼影,正蹲在那里,时而发出一两声低吼。

    顺着红绳,再次向下,那深洞仿佛没有尽头,延伸无尽的大地,渐渐地,可以看到在这红绳上串着一个女子的头颅,这女子面色苍白,睁着眼,茫然的看着黑暗。

    在头颅的下方,还有无尽的深邃,蔓延红绳……

    一万丈、十万丈、五十万丈……那里存在了一片海腥的味道,甚至在这个位置,深洞内渐渐出现了海水,这条红绳没入海水中,依旧无尽。

    若有人可以看到百万丈的区域,那么定会骇然的发现,那里……是一片漆黑的深海,这条红绳,一直蔓延,超越了不知多少个百万丈,直至在这片深海内不知蔓延了多少的长度,直至前方出现了一片足足数万里范围的石阵!

    诸多的巨石竖在那里,一圈一圈,一层一层,在这石阵的中心,存在了一口棺木,那红绳,就拴在棺木上。

    从这里到那片山谷,范围之大,难以形容,那红绳太长,因并非笔直,故而可以被人大力拽动一些,看似五百丈,可实际对于这红绳来说,那或许是百万之一而已。

    这棺木放在这里仿佛恒久,但就在此刻,一声轻微的摩擦音缓缓传出,随着摩擦,那棺木的盖……竟缓缓地向着右边移动了三寸!

    一股黑墨从棺木内散出,涌入海水中……

    这片海,名为天河。

    它存在于这个世界两块大陆之间,随着那黑墨的扩散,在这片海中,数百条巴掌大小的鱼儿,正快速的游走,但很快被那海水内的黑墨覆盖。

    许久,这片黑墨快速的收缩,直至消失不见后,那数百条鱼大都失去了生命,成为了骸骨……可在这大片的骸骨内,却是有一条鱼,猛地摇摆鱼尾,从骸骨中游出,它的身体成为了黑色,更是在它的身上,长出了两条须子,那须子越来越长,片刻后就足足百丈,随着它向上游走,须子摇摆,看起来极为惊人。

    它的速度之快,在这海中如一道闪电,一路疾驰,使得这天河海翻滚轰鸣间,它猛的冲出了海面,在这夜空,接触到了天地。

    几乎在它离开海面的瞬间,它的身体轰然一震,竟肉眼可见的急速膨胀,渐渐样子改变,渐渐膨胀成为了十丈、百丈、千丈、万丈!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它的身体赫然变成了近乎十万丈,它不再是鱼,而是成为了一只飞鸟,仿佛化身成为了鲲鹏!

    浓郁的死气缭绕在这只鲲鹏的身上,它的身体仿佛苍老的如同自远古醒来,生命无多,就连它的双眼也都黯淡,仿佛随时可以失去生命之火。

    “往生……”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这只鲲鹏口中传出时,它的翅膀猛地一扇,身体向着南域的方向,遥遥而去。

    即便是以它的速度,想要横渡这片天河海,想要飞向南域,也需要大半年的时间。

    此刻的孟浩,正盘膝坐在那片绿色的大叶上,在天空疾驰,他的四周有闪电时而划过,上方乌云滚滚,暴雨倾盆,雷霆轰鸣。

    可这些雨水无法落在孟浩的身上,这片叶子散发柔和的光芒,使得那些雨水被阻挡在外,于天地雷雨中而行,孟浩于深夜的身影,每当闪电照耀大地时,都格外的清晰。

    他低着头,手中拿着一枚玉简,目露沉思。

    “那个古洞,传说竟是通往天河海……山谷四周的寨子,从祖上开始就一直守护在那里,每当月圆之也都要去拽动红绳。

    且每拽出一些,都会出现好处,此事有些不对劲。”孟浩双目一闪,回头看向身后,目光穿透暴雨,遥遥的看向那片山谷所在的方位。

    “天河海距离这里太过遥远,可八代封妖却说百万丈……”孟浩目中露出一缕精芒,越发觉得此事有些端倪,片刻后将这玉简收起,又拿出一个储物袋,里面瓶瓶罐罐不少,装着一些蟾蜍老者等人炼制,还有他们祖上传下来的一些毒丹。

    这些丹药是他们孝敬孟浩,与几枚玉简一同给出。

    其中绝大多数毒性寻常,对凝气修士致命,可对筑基而言,效果甚微,但也有那么几种特殊之丹,存在了不同之处,比如其中一枚叫做欢愉丹,此丹可化作烟雾,吸入者会出幻觉,如置身迷情之中。

    孟浩看了眼这储物袋内的毒丹,不再理会,而是取出一片玉简。

    这里面记录了四周详细的地图,甚至还描述了在距离这里约莫半年路程的地方,存在了一处传送阵。

    这阵法被那里的一个修士家族所把持,是附近唯一的一座,可以接近南域的传送所在,通过那个传送阵,就可以减少几乎大半的路程,随后再有半个月的时间,便可以踏入南域九国中东来国的边境。

    “南域九国,是南域中心区域内,九个最繁华的凡尘国度,每一个都远超赵国太多,因有了庞大的凡尘基础,更有丰富的资源,才使得这九个国家里出现了名震南域的宗门家族。”

    “五大宗门,三大家族,各自存在于一国,至于那第九国,因其靠近西漠,故而成为了一处南域与西漠之间繁华的交易与来往之地,被称之为墨土。”孟浩收起玉简,这玉简里的内容不多,与孟浩曾经在宗门内所知晓的印证之后,他脑海虽说存在了南域的轮廓,可却并非详细。

    “踏入南域后,还需要弄到南域详细的地图,如此才可更为了解。”孟浩抬头,看着天地的雷雨,眼中露出明亮之芒。

    “南域存在了不少的熟人,许师姐、陈师兄、小胖子,还有……王腾飞!”孟浩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那笑容里带着执着。

    “阔别数年,孟某来了。”

    数月后,在这无尽南域的荒山中,一处高耸的山峰外,轰鸣之声蓦然回荡,这山峰秀丽,其上修着不少的寨子,与四周之山彼此间有铁索连接,仿佛构成了一座阵法。

    此刻,在那天空上,正有二人在出手斗法,山上有不少人都抬头看去,一个个露出向往之意。

    斗法的二人,一方看起来约莫三十多岁,赤着上身,右手环绕一条暗金蜈蚣,左手掐诀时一杆大帆随风摇晃,时而从其内传出尖锐之声的大汉外,另一人,正是孟浩。

    孟浩没有动用雷旗,两把木剑也没有出现,只有一把寻常飞剑环绕,出手随意,时而掐诀间一条二十多丈的火焰大蟒飞出,咆哮而去,更有一道道风刃呼啸旋转,远远一看很是惊人。

    轰的一声巨响回荡,二人身影各自退后,那大汉笑声传出,在半空向着孟浩一抱拳。

    “孟兄修为不俗,山某佩服。”

    孟浩右手抬起,木剑飞回,在他身边环绕,闻言脸上露出微笑,一样抱拳。

    “山兄谦虚,只用了八成功力便让孟某全力抵抗,在下也很是佩服。”这句话看似随意,可在孟浩说出之后,那大汉内心却是一震。

    两天前,孟浩来到这里,道出欲借传送阵之事,此地不比山谷,是附近少见的大寨,寨主更是筑基修士,对孟浩的到来很是热情,宴请之后提出切磋,孟浩也需与筑基修士交手来验证自己的实力,故而才有了这一战。

    “是孟兄谦虚才是,孟兄出手随意,也自然没有用出全力,不知孟兄之前所用几成?”那大汉双眼露出一抹精芒,这一战是他提出,但却越战越是心惊,二人修为都是筑基初期,可在他感受,对方那里似乎只动用了一半的功力,且方才开口就点出了自己的虚实,此刻缓缓说道。

    “不知孟某何时可用阵法。”孟浩不谈此事,他所动用,不到三成,此刻神色似笑非笑,仿佛看穿了对方的目的,淡淡问道。

    “此事好说,今日就可。”那大汉略一沉吟,点头开口。

    时间不长,此地山峰阵法光芒冲天而起,孟浩的身影在其内渐渐消失,直至这光芒散去后,那山姓大汉这才皱起眉头。

    “寨主,此人……”在这大汉身边,一同目送孟浩离去的,还有两个凝气九层的老者,其中一人迟疑的开口

    “此人不知从何处而来,术法陌生,况且他是筑基修为,且我出手试探之下,他出手老练,单身来此可却很是从容,定有一些犀利的手段,罢了,此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大汉沉声开口,他这片寨子的传送阵,并非人人可用,若实力不足,把性命留在这里之事,时有发生。

    可对于孟浩,他多次试探之下,对方滴水不漏且无论言辞还是举动都有针刺之意,使得他内心渐渐升起迟疑与忌惮,故而才会让孟浩顺利借用了传送阵,倒也为自己避开了一场灭寨之祸。

    --------

    再求推荐票!!冲冲冲!!

推荐阅读:盖世仙尊游戏仙缘山神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偷香高手转世尊者莲山书剑仙平淡的修仙生涯末世僵神极品兽医笑傲名侦探大帝修仙鸣天元仙金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