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自己,才是靠山!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耳根   书名:我欲封天_我欲封天无弹窗_我欲封天最新章节

    孟浩身子一僵,盯着王腾飞,他感受到在这一瞬间整个广场上所有外宗弟子的目光,都刹那凝聚在自己的身上,身边的修士更是快速倒退,使得孟浩四周一时之间竟空旷起来。【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一种孤独的感觉弥漫孟浩心神,仿佛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将他抛弃,只因王腾飞的一句话,如同将他推到了世界的对立面。

    没有人说话,此刻整个外宗所有弟子,都在望着孟浩,王腾飞的名气太大,他的话语如今还在回荡,落入众人心神。

    少有人会有意外之感,因昨rì之事已彻底传开,实际上今rì此地有不少人都已猜到这样的结果。

    就连高台上的宗门长辈,此刻也都没有离去,而是低头看向孟浩。

    “宗门规定,抢到,就属于自己。”孟浩一字一字似极为艰难的开口,他知道自己这句话在对方看来充满了弱小的可笑,甚至大可以以此反击自己,可孟浩还是这样的开口。

    孟浩也明白,自己本可以直接拿出翠玉葫芦给王腾飞送过去,趁此哭哭哀求,当着这么多人面,王腾飞应不会拒绝,大不了小惩一番,可修为或许还可以保住。

    若他哀求更浓,甚至跪下磕头,自己承认了错误,不在意一切羞辱,甘愿作践自己,今rì应可化险。

    但这种事,孟浩做不到!说他傻也好,说他倔也好,可他就是做不到!

    哪怕明明知道今rì大劫,可他依旧做不到去求饶,做不到去屈辱自己,做不到去跪地哀求,他做不到!

    他有骨气,有气节,天地之事并非生死最大,有些时候,人活的一口浩然之气,才是这世间永远不可弯曲,永远不可摇摆的尊严!

    所以,他要说出这句话,所以,他要一字一字的开口,哪怕面对这如大山般的王腾飞,哪怕今rì大劫,哪怕此刻他成为了此地世界的对立面,哪怕他如今孤独的四周没有任何人靠近,可他依旧……还是要带着尊严,抬起头,说出那一句话。

    这,就是他孟浩!

    这几个字说出,仿佛凝聚了他全身全部的力气。死,算得了什么,我孟浩活不到十七,又算得了什么,你可以羞辱我,可以废我修路,但永远看不到我屈服,永远不能让我的魂弯曲!

    他的声音在这一刻因四周的寂静,显得格外清晰,可也同样透着难以形容的孤独,话语间的苦涩,唯有孟浩自己才可以明白,他的双手死死的握住拳头,外人察觉不到,但孟浩感受极为清楚,随着王腾飞的话语而来的,是一股让他仿佛要崩溃的冲击。

    身体仿佛要碎裂,就连骨头也都要粉碎,仿佛有股无形之力压在身上,要让他跪下。孟浩身子颤抖,但却依旧是咬着牙,站在那里,哪怕骨头都在剧痛。

    “玉宝是我的,我给谁才是谁的,我不给,你不能抢。”王腾飞亲和的微笑,温声开口,可这句话透出的一股霸道之意,却是极为清晰的传遍四周,他微笑时身子向前迈步,右手抬起只是向孟浩那里随意一指。

    瞬间整个广场风起云涌,狂风呼啸卷动四周,吹舞众人长衫,孟浩身子如被凝固,仿佛四周的所有气息都瞬间成为了死亡,将他牢牢的束缚,根本就无法活动丝毫,完全被束缚了身躯,但就在这时,一枚粉sè的玉佩从孟浩衣衫口袋内飞出,漂浮在前,粉sè的光幕瞬间出现,将孟浩笼罩在内。

    王腾飞脸上依旧亲和,仿佛这一指随意的如同挥手般,迈着脚步,第二步落下时,点出了第二指。

    砰的一声,第二指落下,孟浩身前的光幕顿时扭曲,连续闪烁三下砰的一声破灭,与此同时那枚玉简,也在这一瞬直接粉碎,化作了玉粉散落四周,这枚许师姐给孟浩的玉简,此刻碎裂时,孟浩的嘴角溢出鲜血,身体的压力一下子暴增,可他还是死死的咬着牙,颤抖的站在那里,绝不屈服!

    他眼中露出yīn沉到了极致的目光,双手握的更死,指甲盖已深深刺入肉中。

    王腾飞依旧带着那温和的微笑,迈出了第三步,落在了孟浩身前,点出了第三指,立刻一股狂风吹动孟浩身躯,如有一只无形大手一把撕开孟浩的衣衫,露出他的胸口上挂着的翠玉葫芦,这葫芦被那无形大手抓着一拽,直接就离开了孟浩,出现在了王腾飞的手中。

    孟浩面sè苍白,喷出一口鲜血,身子颤抖可却依旧无法挪动丝毫,看着葫芦被如此轻易的取走,他眼中已浮现血丝,他的双手死死的握住中,已感受不到指甲刺入血肉的疼痛,鲜血顺着手指缝渗出下来,落在了地面上。

    “废你修为,断你手脚,逐出宗门。”王腾飞还是笑着,温和的声音回荡,他向着孟浩的胸口,点出了第四指。

    孟浩yīn冷的盯着王腾飞,至始至终,他只说了一句话,即便是此刻他依旧没有再开口说第二句,更没有低吼咆哮,而是沉默yīn沉至极,只是眼中血丝更多,只是握住拳头的双手,因太过用力,他的指甲盖已经咔咔断开,深深留在了肉里,血肉模糊。

    四周一片安静,所有的目光都凝望在这里,但那些目光全部都带着嘲笑,将孟浩与这个世界似分割开来,让他在这孤独中,走在了天地的背面。

    但他,依旧还是没有丝毫屈服之意,**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

    看着王腾飞的手指就要落下,就在这一瞬,忽然一声叹息从远处不知哪一座山峰传来,与此同时一股柔和之力蓦然间出现在了孟浩身前,阻挡了那废掉修为的一指。

    砰的一声,王腾飞大袖一甩,侧身看向一边,那里此刻多出了一个老者,这老者穿着灰sè的长袍,脸上有些褐sè瘀斑,看起来没有威武之感,但身子却极为高大,正是之前两次都极为欣赏孟浩之人。

    “你也拿走了玉宝,此事就此罢休,莫要做得太绝。”老者皱着眉头,看了眼始终沉默的孟浩,也注意到了孟浩拳头滴落的鲜血,暗叹一声,看向王腾飞。

    “既然欧阳大长老阻止,晚辈便给些情面。”王腾飞微微一笑,神sè淡然,他至始至终只对孟浩说了两句话,此刻转身而去,阳光落在他身,身影飘逸,一头长发飘摇,露出完美风采,对他而言,孟浩连蝼蚁都算不上,此刻已忘了孟浩之名。

    至于孟浩的目光,还有那身前的鲜血,这些对于王腾飞而言,如同一只蝼蚁向着大象伸出脆弱的獠牙,大象一脚就可以将它粉碎。

    至于今rì之事,对他而言更是轻微至极,这不是轻视,这是毫不在意,甚至还与四周众人微笑,走入人群时温和的笑声传来,云淡风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如既往时而指点一些低阶弟子的修行,亲和之意让人心生亲切之感。

    看的四周广场的女弟子,一个个如痴如醉,就算是其他修士,也都神sè带着尊敬,无人理会孟浩一眼,似乎已忘记此地还有他的存在。

    与王腾飞比较,此刻如站在了世界对立面的孟浩,满身鲜血,衣衫破损,狼狈至极。

    孟浩可以感受到王腾飞对自己的态度,那不是轻视,而是无视。此刻随着王腾飞的离去,孟浩身上的束缚一松,身体顿时剧痛如要摔倒,但他咬牙坚持,向着欧阳大长老认认真真的抱拳深深一拜。

    没有说话,孟浩转身时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身子摇晃可却狠狠咬牙,抬起剧痛如要粉碎的双脚,沉默中一步一步走向远处,他的汗水已经打湿了衣袍,每一步迈出的疼痛都让他的心在滴血,背影如一头受伤的孤狼,渐渐远去。

    欧阳大长老看着孟浩,张开口似要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只是目送孟浩身影越走越远。

    洞府内,孟浩一步步走入,直至洞府大门关闭的刹那,他再也无法承受,整个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王腾飞修为已是六层巅峰,孟浩根本就无法比较,除非是放弃抵抗跪在那里,否则的话对抗之下,已有了内伤。

    这一昏迷,就是整整两天,两天后孟浩睁开了眼,全身刺痛,难以起身,他挣扎的坐起,手掌碰触地面时剧痛更强,火辣辣的感觉如手掌没有了皮肤,孟浩喘着粗气,一个人在安静的洞府内,默默的坐在那里。

    许久,他缓缓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在他的手掌内有十个断裂的指甲盖于肉中埋着,显然是这两天的昏迷,使得这些断裂的指甲盖长在了肉里,方才其身时支撑身体,使得结痂后又有血水溢出。

    孟浩面无表情,望着双手,半晌后他豁开手掌内处于愈合中的伤口,重新的撕开血肉,将里面的指甲盖一个一个的拔出,直至十个指甲盖全部都取出后,他的双手再次血肉模糊,鲜血落在地上,使得这洞府内也有了血腥。

    整个过程,孟浩神sè都没有变化一下,仿佛这不是他的双手,一股狠辣之意已然在他身上,于此刻明显的散出。

    他低着头,望着那十个血淋淋的指甲盖,许久之后将它们包在一起,放在了一旁的石床上,他要自己每天都可以看到这十个指甲盖,要每天都提醒自己,今天,他所受到的屈辱。

    终有一rì,他要将今rì的屈辱连本带利数倍的还回!

    “自己,才是最大的靠山!”沉默至今,孟浩第一次开口,话语沙哑如不是他的声音。

    -----------

    推荐票别忘记啦,求收藏~

    ;

推荐阅读:游戏仙缘山神盖世仙尊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偷香高手转世尊者莲山书剑仙平淡的修仙生涯末世僵神极品兽医笑傲名侦探大帝修仙鸣天元仙金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