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684章 船上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耳根   书名:我欲封天_我欲封天无弹窗_我欲封天最新章节

    老者没有说话,仿佛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孟浩的身影,他只是流浪在天地间,偶尔看到孟浩,偶尔想起了一些回忆,随意的出手救下而已。【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天地……可有尽头……”

    “我的尽头,可在么?”老者喃喃,声音沙哑,沧桑无比,随后轻叹一声,闭上了眼,整个人陷入空灵之中,孟浩明明眼睛可以看到他的背影,但却感受不到这老者的存在,甚至连这艘舟船,也都无法感受。

    “前辈?”孟浩一怔,慢慢看出了对方似沉浸在属于他自己的世界里,沉默中孟浩盘膝坐在一旁,看着远处,想起了很多很多。

    “道基……已经没了。”孟浩感受着体内空空的身体,他感受不到修为的存在,似一切修为,都已烟消云散,那种虚弱的感觉越发强烈,甚至身体的苍老,也让孟浩体会到了死亡的逐渐靠近。

    他,已没有了任何修为。

    孟浩苦涩,尝试去重新修行,但他的身体,仿佛成为了筛子,无论如何吐纳,都不会有半点灵气存在。

    孟浩有些不甘心,他取出了储物袋,尽管没有灵气,但这海城的储物袋,哪怕没有灵气,也可自行打开一次。

    这样的储物袋,孟浩之前买了很多,鹦鹉与皮冻沉睡在储物袋内,仿佛孟浩的虚弱,也使得它们失去了活力。

    从储物袋内,孟浩拿出了丹药,吞下后再次打坐,凝气片刻,孟浩忽然身体震动,面色苍白,整个人再次萎靡下来。

    “无法修行,身体失去了根基,失去了所有。”孟浩喃喃,他可以确定,此刻的自己,道基不剩下半点,全部消失。

    沉默中,孟浩不甘心的再次尝试,时间流逝,直至一个月后,孟浩尝试用了所有他能想到的方法,可却没有一个能让他的修为出现半点。

    全部失败。

    无数次的尝试,让孟浩的身体更为虚弱,直至一个月后,他终于彻底明白,自己回天无力。

    孟浩惨笑,笑着笑着,声音越来越大,传开回荡在这安静的天河海内环,回荡在这舟船上。

    “王家第十祖!”孟浩笑声中,带着一股强烈的恨。

    他不知道王家第十祖是否被死亡,这已不重要了。

    “没有了修为,可我还活着……但以我如今的生机,又能活多少天……”孟浩苦涩,笑声慢慢弱了,许久,他望着远处,整个人好似空灵,呆呆的望着。

    他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看,直至他的目光,落在了穿着铠甲的老者身上时,他的眼中突然露出了希望。

    他的生命,是对方救下的,以这老者的神秘,以这艘远古幽伦的奇异,孟浩相信,如果这老者出手,自己的修为不是没有恢复的可能。

    孟浩站起身,向着老者抱拳深深一拜。

    “前辈。”

    老者没有说话,依旧整个人空灵。

    孟浩迟疑了一下,迈步走出,来到了老者的面前,正要再次去拜时,忽然他整个人一愣,睁大了眼,目中露出无法置信。

    他看到了老者的面孔,很沧桑,蕴含了无尽岁月,可在孟浩的眼中,让他心神震动的,是对方的身体竟并非实质,而是隐约透明。

    可在他的记忆里,对方分明不是这个样子。

    孟浩沉默片刻,缓缓抬起右手,尝试的向着老者碰去,直至他的右手如穿透虚空一般穿透了老者的身躯时,孟浩再次尝试,甚至他身体迈步走过,可依旧还是穿透后,回过头的孟浩,他目中露出复杂。

    “是我之前记错,还是他原本就是这个样子,与这艘船的名字一样,幽轮……幽魂之轮。”孟浩苦笑中,看向这艘舟船,四周的残破,充满了腐朽的气息。

    数日后,当孟浩将这舟船几乎每一处位置都走过后,他没有看到丝毫的异常,所看所碰,都是古老与沧桑。

    站在船头,他看着这艘幽轮在海面上无声无息的前行,四周寂静,只看到海水起伏,没有波浪,更没有遇到任何生命。

    似这舟船所在的地方,万物都化作了寂静。

    “这样也好……”

    “在一个没有其他人的孤独的舟船上,默默走过生命最后的末年。”

    “或许没有人会知道我已快要陨落,这样师尊不会伤心,许清不会难过,小胖子,大师兄,还有其他所有我的朋友……他们都不会知道。”孟浩盘膝坐在他之前苏醒的地方,喃喃低语,看着远处的天地。

    他的心慢慢平静了,不再去怨恨什么,也不想再去思索什么,只是有些遗憾,他遗憾没有再看师尊一眼,遗憾没有去拥抱一下许清,遗憾没有回到南域,去和曾经的那些朋友相聚。

    他更是遗憾东土大唐的陌生,遗憾自己爹娘,今生无法相见。

    “靠山老乌龟,从此你自由了……”

    “封妖宗的历代先祖,从此或许再没封妖一脉。”孟浩叹了口气,越发平静时,也渐渐有了洒脱。

    死亡,既已不可避免,他反倒不会去在意了。

    “唯独可惜我储物袋内还有那么多灵石……可惜了,还没花掉。”

    “可惜还有那么多欠条,那些人走运了……债主死了,他们也就不需要还了。”

    “周员外的三两银子,这一次真的不用去还了。”

    “可惜我身上还有那么对宝贝,不知以后会便宜了哪一个小王八蛋。”孟浩想到这里,只有叹息。

    “或许我死了,这世间也就少了一个祸害,那些以后将被我坑的家伙们,他们走运了!”

    “走大运了!”孟浩嘀咕道,回想自己这一生,少年的读书科举,遇到许师姐后的踏入靠山宗,夺了王腾飞的造化,成为了内门弟子,被靠山老祖坑,又坑了靠山老祖,直至踏入南域,崛起时拜入紫运宗。

    “许师姐那里真的可惜了……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可惜无法成婚……我这辈子居然还没碰过女人……”孟浩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特别悲哀。

    “还有那楚玉嫣,这小娘子一定是对我有些意思……”孟浩连连叹息。

    又想到了灭杀季家天骄,逃入西漠,乌神部落的一幕幕后,孟浩不由得想到了韩山,想到了妖女芷香,还有妖仙宗的一幕幕。

    “韩山前辈,我的承诺无法做到了……”

    “芷香妖女,欠我的人情,你也不用还了。”

    还有柯九思,还有柯云海,孟浩想着想着,忽然想到自己斩灵第一刀。

    “修行不到三百年,就已斩下第一刀,有大道降临,彼岸花成为我的斩灵宝,我孟浩这一生,能做到这种程度,足够了!

    整个南天大地,能和我比的,怕是也没有几个!”孟浩忽然又很得意,他笑着,苦涩着,怒骂着,回忆着,一生的岁月在脑海里成为了缩影,短短的时间里,就一一划过。

    时间慢慢流逝,很快有过去了半个月,孟浩一直看着远方,一直回忆晋升,直至这一天,他忽然被穿着铠甲的老者虚影所吸引。

    他发现,这几个月来没有丝毫动弹,整个人空灵的老者,忽然右手抬起,掐出了印记,在这掐诀间,隐隐有黑与白两种颜色,在他手中出现。

    当孟浩去碰触时,依旧还是虚幻。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孟浩每天都在观察老者,观察他打坐的方式,观察他空灵的样子,观察他掐诀时,运转的黑与白。

    慢慢的,他被这黑与白两种光芒所吸引,他总感觉在其内,似蕴含了一些什么,但却说不清晰。

    那白色,好似天地一切颜色,在其面前,都将慢慢被同化,直至成为了与它一样的白,而那黑色,则是充满了霸道,仿佛一切颜色在其面前,都只是被覆盖的资格。

    渐渐地,孟浩整个人,沉浸在了观察老者之中,他甚至不知觉的,学着老者一样打坐,一样吐纳,一样抬起了右手。

    甚至为了明悟,他索性来到了老者虚影所在的地方,直接盘膝坐下,整个人与老者的身影重叠在一起,以这样的方法,使得自己的一切动作,都与老者一模一样。

    闭上眼了眼,沉浸在内,岁月流逝,转眼三年。

    三年来,孟浩越发虚弱,生机已缓缓枯萎,可他已不在意,他唯一的兴趣,就是在临摹老者的动作中,找到一种自己还活着的肯定。

    直至有一天,他感受到了一股空灵,在这空灵中,在对生与死的看淡中,他掐诀的右手上

    ,慢慢出现了白色。

    “你的路,走到尽头,将没有了自己。”孟浩的脑海里,忽然回荡了沧桑的声音。

    紧接着,他的手心内,又出现了黑色。

    “你的路,走到尽头,将只剩下了自己。”一样的沧桑之声回荡中,孟浩忽然整个人一震,他隐隐察觉到,自己正在悟道。

    悟一种,无法想象其浩瀚程度的神秘大道。

    “白与黑,如同天空白昼与黑夜……”孟浩喃喃,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缓缓抬起,按向天空,他可以感受到,若自己有修为,或许这一刻,按照他明悟的道,可以让天空化作漆黑,化作白昼,黑与白之间的交错,将绽放出一股无上之力。

    “可惜,我已没了修为,就算明悟了此道,也没有了用处。”孟浩摇头,正要起身时,忽然的,这始终前行的舟船,突然的……停下了。

    孟浩一怔,抬起了头。r1152

推荐阅读:山神游戏仙缘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盖世仙尊偷香高手转世尊者莲山书剑仙平淡的修仙生涯末世僵神极品兽医笑傲名侦探大帝修仙鸣天元仙金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