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460章 青衣韩山!(第一更)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耳根   书名:我欲封天_我欲封天无弹窗_我欲封天最新章节

    在二人目光对望的刹那,孟浩的眼中,失去了这位青衣中年的身影,可下一息,这男子就直接出现在了孟浩的身边。【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孟浩头皮发麻,此人的修为他看不透,一眼看去,就有种如大海般深不可测之感。

    “晚辈孟浩,拜见前辈。”孟浩连忙起身,向着青衣男子抱拳一拜。

    “你要去碎封大陆?”青衣男子看了孟浩一眼,坐在了旁边,喝下一口酒,神色依旧没落,很随意的开口。

    “碎封大陆?”孟浩一愣,想到了地图玉简上,对自己要去的那处大地的描述后,点了点头。

    “正好,顺路。”青衣中年微微点头,不再说话,而是靠在身后的一块凸起的石层上,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漆黑的虚无。

    孟浩有些迟疑,看了看这青衣男子,稍微拉开了一些距离,盘膝打坐,可显然无法入定,只能默默等待时间流逝。

    一天、两天、三天……转眼,过去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青衣中年男子,始终躺在那里,酒壶里的酒似永远也喝不完,一口一口喝着,一直看着漆黑的虚无,神色越发的没落,萧瑟之意,渐渐明显。

    他的脸上有胡茬,似很久没有心情去整理,衣服上也满是褶皱,明明应该是很邋遢狼狈,可偏偏他的气质,存在了一种无法形容的魅力,使得他给人的感觉,只是落寞。没有脏乱。

    他手中的酒壶,是木制的。上面还有一些木纹,被他拿在手里,这半个月来,不知喝下了多少口。

    他不说话,孟浩也没有开口,似乎这青衣男子,的确只是顺路,不愿自己行走。而是借孟浩这块石头而已。

    二人保持沉默,在这相对寂静的虚无中,又前行了一个月。

    孟浩渐渐已可以入定打坐,不过总会留出一些意识在外,尽管他明白,有与无,没太大的作用。可这是习惯,不是短时间可以改掉。

    直至这一日,在这虚无内,这百丈大石前行中,忽然的,躺在那里一个多月。始终没有坐起的青衣男子,神色露出一抹惆怅,缓缓地坐了起来,双眼看向远处。

    他的举动,立刻让孟浩睁开了眼。也随之看了过去,可那里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可偏偏青衣中年,他看的很认真,那认真的程度,如同专注了全部精神。

    孟浩内心疑惑,可却不露丝毫,而是默默的看去,时间流逝,直至又过去了三天,青衣男子看了三天,孟浩也看了三天。

    直至在三天后的这一瞬,忽然的,整个虚无的世界,刹那间成为了灰色,与此同时,这百丈石块更是瞬间停顿,孟浩心神猛的一震时,虚无起了浓浓的雾,这雾急速扩散,弥漫了八方,使得此地仿佛成为了雾海。

    孟浩头皮发麻,他岂能不知晓这代表了什么,此刻身体无法挪动丝毫,看着远处的雾海内,有一群身影,正扛着大石,一步步走来。

    这些身影带着茫然,默默来临,幽幽的声音,在这一瞬,回荡整个虚无。

    “仙桥何期重现天……问君何日能相见……”

    随着声音的回荡,这些男女老少的身影,带着深深的迷茫,漂浮而来,随着它们的靠近,孟浩再次感受到了那可以冰封灵魂的寒冷。

    孟浩身体渐渐冰寒,似生机正在熄灭,可他却清晰的看到,这些身影,与自己在之前的大陆上,追杀一尘子时遇到的,并非一群。

    而此刻,那位青衣中年男子,依旧是坐在那里,依旧是时而举起酒壶喝下,他的双眼,惆怅更多,嘴角露出苦涩,凝望那群身影。

    他仔细的看着,似在寻找着什么,从一个个身影上看过,直至扫过了最后一个身影后,他身上的落寞更浓,摇着头,喝下了一口酒。

    那些身影,直奔孟浩所在的石块而来,可就在它们要靠近的刹那,忽然这些身影猛的一顿,一个个原本是茫然的面孔,突然露出了狰狞,齐齐抬头,全部看向石块上,那位青衣男子。

    他们双方,只看了一眼后,青衣男子左手抬起一挥,这一挥之下,这些身影一个个身体漂浮,竟从旁边绕过,去了远处时,再次恢复了茫然,幽幽的声音回荡,它们越走越远。

    “仙桥何期重现天……问君何日能相见……”

    声音渐渐远去,雾海消失,虚无的灰色也消散,没有曾经孟浩见过的恐怖风暴,就这样平静的消散了。

    一切恢复正常时,孟浩所在的百丈石块,再次向前疾驰。

    “他们是……”孟浩身体一震,渐渐恢复过来,他内心震动,这是他第二次看到这群诡异的身影,他下意识的看向青衣男子,问了出来。

    问完之后,孟浩知道,以对方的修为与这段日子的沉默,这个问题,或许不会回答自己。

    “桥奴。”青衣男子轻声开口。

    “踏仙桥被季祖崩灭后,此桥的残存之意,融合来到这里,贪图时间的永恒,使生命得以延续的人们,融了他们的念,化作了桥奴。

    他们获得了永恒的生命,而代价……是成为了此桥的奴,日日夜夜,在其永恒的生命中,永远的去修复这座无法被修复的踏仙桥。”

    孟浩听到这里,心神猛地震动,他立刻回头,看向身后那群桥奴离去的地方,看到的只是一片虚无,如同有一个存在放下了盖帘,遮盖了一切,目中所望,只有漆黑。

    “这世间的一切,都有代价……都有代价……”青衣男子苦涩,低声喃喃,拿着酒壶的手,死死的将酒壶握住。

    时间流逝,孟浩没有再问,青衣中年男子也没有再继续说话,他沉默中,又躺在了那里,看着虚无,带着落寞,时而喝着酒。

    孟浩也沉默,桥奴,一个很贴切的称呼,得到了永恒,付出了代价,只是这代价太大,大到孟浩想到了,那些桥奴幽幽的声音。

    直至又过去了两个月,在前方的虚无中,渐渐出现了一处庞大的石块,这一处踏仙桥的石块,其大小难以形容,是孟浩之前所在的大地,近乎数十倍之大。

    一股磅礴的威压,从其上散出,笼罩四周,它漂浮在虚无内,四周不规则,孟浩看着,他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自己在来临这墟桥界前,看到的那横跨星空的巨大残桥。

    此刻,那位青衣中年男子,坐了起来,站起了身。

    “喝酒么?”他侧头看向孟浩,他的双眼很清澈,又带着深邃,如同星空,这是他第二次主动开口,第一次是到来,这第二次……孟浩明白,是离去。

    孟浩起身,抱拳一拜后,望着青衣中年,双眼一亮,迟疑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青衣男子笑了,右手一挥,那酒壶直奔孟浩而来,被孟浩一把抓住后,没有迟疑,喝了一大口。

    这一大口喝下,酒水直接灌入喉咙,一股火辣之感瞬间爆发,仿佛要燃烧般,让孟浩全身修为轰然运转。

    “小家伙挺贪心的,也罢,权当路费了。”青衣男子右手抬起向着孟浩一指,立刻孟浩身体再次震动,那一大口酒在其体内,瞬间化作了一个类似于金丹之物,散出阵阵酒气,与孟浩的完美金丹融合,虽说没有让孟浩修为攀升,可在孟浩感觉,似身体在这一瞬,仿佛有些不同。

    “酒丹在体,可支撑你散出两次我的踏歌剑气,仙之下,一剑斩。”

    青衣中年右手收回时,酒壶归来,被他拿在手里,转很间,走出百丈大石,走向那庞大的仙桥石大地。

    “你问何日能相见……我已寻你三千年……”青衣男子迈步踏入虚无,轻叹之声,从他口中传出,回荡时,那声音里,说不出的惆怅,道不完的落寞。

    孟浩心神一震,他感受到了在脑海中,多出了一个剑诀,此剑诀是一个符文烙印,孟浩无法明悟,但却能感受到,自己可以将其运转,释放出金丹中的酒气,两次之后,此印记将消散。

    看着男子远去,孟浩立刻大声喊出。

    “还请前辈告知名讳!”

    “韩山。”

    声音悠悠回荡,伴随着青衣中年的轻叹,远远的离去,渐渐消散在了虚无中,孟浩站在那里,向着青衣中年消失的地方,抱拳深深一拜。

    许久,孟浩起身时,他脚下的百丈大石,已直接撞在了这庞大的仙桥石形成的大地边缘,瞬间撕裂壁障,穿透进去时,展现在孟浩眼前的,是一个庞大的世界。

    ------------

    连续五天爆发,可月票这里……很无力,我还会继续爆!

推荐阅读:游戏仙缘盖世仙尊山神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偷香高手转世尊者莲山书剑仙平淡的修仙生涯末世僵神极品兽医笑傲名侦探大帝修仙鸣天元仙金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