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90章 一生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耳根   书名:我欲封天_我欲封天无弹窗_我欲封天最新章节

    【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两年后,孟浩三十五岁,他离开家乡已九年,可这九年,他只去了两个地方,一条河,一片山林.

    直至这一年,他遇到了一伙强盗.

    强盗杀人,可没有杀他,或许是看到他这把年纪还穿着书生长衫,背着破碎的书箱,有些落魄,于是那样子妖艳美丽的匪首,问了他一句话.

    "会算账么?"

    孟浩摇头,可依旧被带走,送入了山寨内,这是一个很大的寨子,足有上千人居住,大都是强盗的家眷,还有不少孩童.

    孟浩在这里,被安排成为了先生,教这些孩童识字,不需要太多,最起码要认得银票,要能看得懂书信,这是身为一个优秀的强盗,需要掌握的知识.

    这是那美丽的匪首,她对所有强盗要求的.

    时间慢慢流逝,孟浩也有了随遇而安,教着书,看着天空,似乎与在东来县时一样,只是偶尔会想到师尊,想起父亲的坟前,自己已很久没有回去清扫.

    山寨内每个月都有死人,在三年的时间里,更是迁移了两次,直至第四年时,官兵来了,整个山寨面对悬殊的彼此差距,生死存亡时,孟浩迟疑了一下,提出了可以用毒.

    那一刻挂起的是北风,官兵在南面.

    孟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到的,只是他的脑海里,在这些年来,已存在了太多太多的知识,毒药……是孟浩炼制的.

    当这毒粉随着风吹向南方时,孟浩闭上了眼.许久许久,他听到了带着兴奋的嘶吼.那是一场杀戮.

    寨子赢了,当天夜里,三十九岁的孟浩,三更时分,他的被窝里.钻来了一个似火般的**,那是匪首,一个美艳似妖,可平日里却很保守的女子.

    这一夜,孟浩的人生有所改变,从此之后,他不再是教书,而是成为了所谓的军师.这样的生活他没经历过,很刺激,很新鲜,即便他已是四十岁,已过了热血沸腾的岁月,可依旧觉得……有辛迷.

    杀人,抢劫,此后三年.孟浩的双手没有沾染一丝鲜血,可在他的帮助下,死在这些劫匪手中的生命.却是超出了以往的数十倍.

    直至那一年的冬天,孟浩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不是他的选择,他要离开,可这个时候的寨子.以极为庞大,他的离开遭到了那美丽的女子的拒绝.

    随后……在孟浩选择了坚持后,在他走出寨子的一刻,他经历了追杀.

    这场追杀,持续了一年,一年后,当追杀结束时,孟浩没有死,带着满身的疲惫,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数百步开外,骑在马上,拉开了一把黑色大弓,正凝望自己的女子,她也老了,只是那美丽还在,目中带着复杂.

    风从二人身边吹过,孟浩转身,带着他当年离开家乡时的书箱,选择了走远.

    箭,始终没有射出.

    这一年,孟浩四十三岁,在一座山上,他看到了一座道观.

    这是秋天,落叶在青石板上,散落在四周,被风吹着发出沙沙的声音,天空有些阴,时而有雷霆闷闷而过,要下雨了.

    道观内,孟浩居住下来,他看着那些道家之人的修行,看着他们的起居,感受到了一股前所谓有的宁静.

    他觉得自己的双手,已沾满了血腥,清洗不掉,而在这里,仿佛可以得到化解.

    两年后,孟浩四十五岁时,他轻叹一声.

    "既然还是无法化解,那么我就不化解了."孟浩摇头,辞别了道观,走向了更远的世界.

    直至他来到了厩,在厩居住了一年后,他所在的国家,与邻国爆发了一场相互的灭国之战,在这场战争中,孟浩哪怕这般年纪,也依旧被强征入伍,加入了军队,开始了一场两国的战争.

    这场战争开始的第二年,孟浩用了他炼制的毒,一场震惊了两大国家的毁灭之战,使得孟浩崛起,不再是普通的士兵,而是成为了毒师.

    第五年,孟浩已成为了这场战争中的主帅,带着超过十万的士兵,还有几百个被他简单培养出来的毒师,攻城略池.

    第八年,敌国退出了战场,只能被动的去防守,已五十多岁,名声轰动整个国家的孟浩,杀入了敌国,展开了一场灭国杀戮.

    第十年……孟浩五十六岁,他离开家乡的第三十年,敌国灭,当他回到了自己的国家时,他受到了极为隆重的迎接.

    他,成为了一个传奇,被册封为了国师.

    如一场梦,让孟浩有些不适应,在成为了国师后,或许是因他的存在,或许是因国力的旺盛,他所在的国家,成为了侵略的一方,挑起了又一轮的战争.

    一年,一年,当孟浩六十岁时,他厌倦了一切,离开了军队,途中他走在曾经经历战火的地方,遇到了此地的瘟疫,当救下了一些人后,从此没有了国师,世上多出了一个丹医.

    他走了更多的地方,遵循着少年时的梦想,走过了一山山,踏过了一地地,他杀了多少人,他就要救下多少人.

    这一走,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来,.[,!]孟浩走了不知多少个国家,翻了不知多少山峰,他救了很多人,渐渐地,丹医圣手的称呼,慢慢传遍了大地.

    直至八十岁的那一年,孟浩默默的抬头看着天空,苍老的脸上带着对一生的追忆.

    "我的人生,经历了太多的道理,而我的选择……又是什么……"

    "我没有选择成为河水倒影内的自己,没有选择成为山林中闲云般的居士,更没有选择成为比翼双飞的强盗,同样没有选择成为道士……毒师也好,国师也罢,攻城略池,我已放弃……我本以为,我最终的选择,是成为丹医,可如今回头,这……同样也不是我的选择."

    "我这一生,到底在追求什么?"孟浩沉默,望着星空,他没有答案,有的只是越来越多的茫然,再就是深深的疲惫.

    他想家了,这一年的秋天,星空下的孟浩,他看着天空,没有去看脚下的树叶,在风中吹着,凝聚在一颗颗树下,这落叶归根他看不到,可此刻的他,仿佛也成为了一片落叶,在离开家乡近一甲子岁月后,他要归根.

    孟浩走了,当初他从家中走到这里,用了近五十四年的时间,如今他归根,只用了六年.

    东来县还在,只是比当年更繁华了一些,孟浩满头白发,走在县城中,依稀能找到一些往年的痕迹.

    院坊已经不在了,当年的那处墙头,也早就被人推到,此刻成为了一处大宅子.

    孟浩的家,也都在岁月里消失,原来的位置,如今成为了一处客栈,在那客栈旁凝望,孟浩站了很久很久,脸上除了岁月的沧桑外,还有了复杂,转身离去.

    他来到了师尊的门前,房屋依旧在,可开门的人,却已陌生,问询之后,孟浩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东山.

    那里五十多年前,葬着父亲,二十多年前,葬了师尊.

    孟浩轻叹,默默的拎着一壶酒,上了山,先去了他父亲的坟头,看着满是杂草的坟包,孟浩沉默.

    "尽管这里只是一场幻境,尽管你不是我真正的父亲,可……你让我感受到了我缺少的父爱,哪怕只是简单的抱着,只为了让我多睡一会……"许久,孟浩轻声开口,他早在三十年前,走出道观的一刻,他就已经明白了一切,自己的世界,只是一场虚幻,一场拜师的考验.

    而真正的自己,此刻还在紫运仙土的世界里,那座紫东山上.

    孟浩闭目,半晌后离去,来到了师尊的坟头,默默的望着.

    "拜师有三扣,第一扣是稚子时,第二扣是远去时,第三扣是暮望……你给了我一生的时间去选择是否拜你为师,这幻境内的一切,不是你幻化出来,你只是给出了一个点,由每个试炼之人,去自己创造了一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释放了自己的内心,而我……经历了这一切,最终回到这里,我找不到自己追寻的是什么……

    丹道?明显不是."孟浩喃喃,拿起酒壶,放在嘴边喝下了一大口.

    "长生?我还不够资格."孟浩轻声开口,直至夕阳西下,直至一壶老酒都喝完,他没有去进行第三扣,而是转身,走向了东来县.

    孟浩知道,第三扣结束后,他将会离开这片虚幻的世界,可他还没有找到答案,他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居住.

    从此,在这东来县内,居住了一个老者.

    这片虚幻的世界之外,紫运仙土内,紫东山上,楚玉嫣的双眼流下泪水,她睁着眼,可目中确实悲痛,仿佛沉浸在她的世界里,忘记了真实.

    直至很久,楚玉嫣身体猛地一颤,双目缓缓闭合,再次睁开时,茫然还在,可很快就清醒,神色中带着惆怅,许久,她才抬起头,看到了此刻在东来山的山顶,有两个人站在那里.

    一个是方木,一个是叶非目,两个人都闭着眼,一个沉默,一个茫然,前者是孟浩,后者是叶非目.

    而她,则是在距离山顶,还有数十步的地方,在她的身后,其他的两个参与试炼者,距离更远.

    就在这时,叶非目身体猛的一震,他,也苏醒了.

    ------

    再次向大家道歉……其实我觉得还是写的很好的,咳咳.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推荐阅读:盖世仙尊游戏仙缘山神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偷香高手转世尊者莲山书剑仙平淡的修仙生涯末世僵神极品兽医笑傲名侦探大帝修仙鸣天元仙金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