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紫运称尊第250章 可炼日月沧桑!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耳根   书名:我欲封天_我欲封天无弹窗_我欲封天最新章节

    孟浩皱了下眉头,他与周德坤,在方才丹界一脉讲解丹道时,虽说看对方不顺眼,可也终究只是于台下彼此进行探讨而已,没有这般直接咄咄逼人。【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此事太过恶劣,等于是直接针对,近乎于拔刀相刺。

    可眼下,这丹界一脉却选择了以这种方式进攻,要压过周德坤的同时,也压过丹东一脉,如同是踏着孟浩与周德坤的名声,去崛起这陈、李二人自己的声势。

    可以想象,若今日在这里,孟浩与周德坤被压过,则今日之事立刻就会传遍南域,丹东一脉最多损失了一些颜面,可孟浩与周德坤,却是会被沦为笑谈。

    而名声,对于一个丹师,极为重要。

    周德坤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此刻面色阴沉,在高台上看向那如今神情傲然的陈嘉喜。

    陈嘉喜也在望着周德坤,他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于丹界一脉,他自问在丹道造诣上属于天骄之辈,更是擅长言辞辨谈,往日里宗门中,能在言辞上胜过他之人不多。

    数日前他听说了青罗宗邀请了丹东一脉主炉,又看到了青罗宗来金寒宗丹界一脉同样邀请,他就立刻察觉,这是一个绝妙的机会。

    而他早已打定主意,不惜一切手段,必须要抓着这个机会,以此抬高自己……身为丹师,再没有什么比碾压了丹东一脉主炉,更能让自身地位崛起的方式了。

    每次想到这一点,他都激动兴奋,此刻终于梦想即将实现。他盯着周德坤。看的不是丹修。而是一块可以将自己搞搞抬起的石头。

    “碾压这丹东一脉的一老一少,我陈嘉喜的名气立刻崛起,无论是宗门内还是宗门外!”陈嘉喜内心振奋的同时,其旁李一鸣,内心带着一样的心思。

    “草木三种境界,第一种十万药草,第二种……”周德坤收回目光,自顾的开口。可他这句话还是没等说完,立刻陈嘉喜那里大笑起来,笑声回荡整个广场,极为刺耳。

    “丹东一脉的主炉,周德坤大师,莫非你这讲丹,不允许同道之人置疑?不允许同道之人去问询?

    你是怕了,还是根本就狗屁不通,又或者是欲糊弄青罗宗的道友?”陈嘉喜再次一拍桌子,站起了身。讥讽开口,目中的嘲讽之意极浓。实际上他内心此刻已得意非凡,暗道这一次自己必胜无疑!

    如今看向周德坤时,陈嘉喜极为自信,他在来此之前就探查到了,这一次青罗宗从丹东一脉,请来的是这位周德坤,这周德坤在南域名气不小,曾被陈嘉喜仔细的研究过,认为对方的丹道理解,自己可轻松击破。

    周德坤猛的转身,怒视陈嘉喜,他此刻再也无法去装作没听到,因对方已将这场针对,抬高到了丹东一脉的程度,哪怕是胡搅蛮缠,可却让周德坤无法不去出手。

    广场四周的青罗宗弟子纷纷精神一振,安静的看去,里面有不少核心弟子,其中韩贝正在其内,正带着微笑,看着丹东一脉与丹界一脉矛盾的激烈。

    那三个元婴老祖,也都闭着眼,如同打坐入定,不闻不顾,显然这一幕,正是他们乐意看到的。

    “周大师,你这般怒视陈某也没用,你还没解释,到底是什么方圆!”陈嘉喜淡淡开口,声音虽看起来没有什么语气变化,可那目中的嘲讽,却是让周德坤内心怒意更浓。

    “所谓方圆,代表的就是规矩,任其千变万化,存乎于心,以不变之意,催万变草木,以此印证丹道,幻化丹方,从而明悟丹途遥遥,虽无尽可依旧求索!”周德坤一字一字的开口,这番话语说出,立刻让陈嘉喜一愣。

    他没想到这周德坤居然能这么说,在他想来,对方不应该会这般讲解,实际上如果没有孟浩的话,周德坤也的确是如此,可与孟浩的谈论,他印证不少,早有明悟,故而这话语一出,不但陈嘉喜愣住,李一鸣也皱起了眉头,四周的青罗宗修士,一个个都似有所悟。

    “周大师这番见解,陈某不认同……”陈嘉喜忽然开口,内心收起了轻视,目光中露出了精芒。

    “若自身不变,又何来万变!如一条河水,若自身不动,便是死水,唯有河水流动,自身动了,此河才长久川流不息,才是成活之法!”陈嘉喜缓缓说道,话语一出,立刻让周德坤面色一变,正要开口,却被陈嘉喜袖子一甩,直接打断。

    “如一棵树,风中能不动?若不动,那是画中之树,唯有动了,才代表风吹而来,代表真意存在!

    而周大师的言辞,自身不变,可笑之至,或许这就是你至今还不是紫炉的原因,因带着对于丹道这样的理解,沽名钓誉,孤芳自赏,若能成为紫炉,那才是天大的奇闻!”陈嘉喜言辞一句比一句犀利,使得周德坤身子哆嗦,指着陈嘉喜。

    “你……你……”

    “我怎么了?莫非你这里说不得?不变之河,那是死水,不变之树,那是画幕,而你周大师,分明是将自己放在了死水里,却轻视白云流走,我说你沽名钓誉,错了?

    你将自己供在了画幕里,不去看外面的天地,不去看外界的精彩,我说你孤芳自赏,也错了?”陈嘉喜声音越来越大,说道最后,更是声音如雷霆轰轰,传遍四周,使得周德坤面色苍白,双眼仿佛要喷出怒火,他明明感觉对方是强词夺理,可却偏偏又觉得似有些道理,满脑子的话,竟无法组织出来。

    “一派胡言!!”他只能怒声这般开口,这话语一出,孟浩那里暗叹一声。

    “一派胡言?那陈某就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方圆!

    “阴阳日月,丹途大陆,这昊阳,蕴含一切熔炎,说的是丹炉!

    这皓月,蕴含阴极之变,说的是丹方!

    这才是方圆,你周大师莫非真的是丹道巅峰了,居然敢将这代表昊阳的丹炉融在心中?敢将这代表皓月的无穷丹方酝在心中?

    我说你一声沽名钓誉、孤芳自赏都是轻了!”陈嘉喜话语一出,四周刹那安静,他的声音嗡嗡回荡,所有青罗宗之修,都一个个心神震动。

    就连紫罗老祖身边的中年美妇,此刻都睁开了眼,认真的看了看陈嘉喜。

    周德坤身子颤抖,他想要开口,可脑海此刻一片混乱,万众瞩目,被人如此讥讽,让这老头此刻有苦说不出。

    “方某也有几处不解。”就在周德坤要开口的一瞬,孟浩的声音带着冰冷传出,身子一跃,直接飞起落在了高台上,站在了周德坤的身边。

    看到孟浩到来,周德坤如看到了亲人般,他太清楚孟浩这里言辞的犀利,此刻深吸口气,竟不再开口,而是退后几步,心甘情愿的以自己来衬托孟浩。

    孟浩站在那里,冷眼看了看四周,最终目光落在了陈嘉喜身上。

    “陈某愿闻其详。”陈嘉喜笑了笑,神色看似风轻云淡,可内心却有凝重,因他对孟浩的了解不多,可仅仅是青罗宗山门外的一次言谈,就让他看出了眼前这个方木,并不好惹。

    可他自信自身的丹道,又想到对方是取巧成为的主炉,顿时内心笃定下来,嘴角露出了讥讽之笑。

    此刻四周的青罗宗修士,都一个个看向孟浩,韩贝那里双眼眯起,隐藏了光芒,这一刻的孟浩,万众瞩目,那元婴修为的中年美妇,也都盘膝中,看向孟浩,露出感兴趣之意。

    毕竟之前陈嘉喜的话语,青罗宗之人听后,大都觉得有其道理之处。

    “方某有三问,方圆之说,日月阴阳,昊阳为炉,皓月化方,那么这丹炉是谁锻造,这丹方又是谁创造出来?

    这是第一问,还请陈道友解惑。”孟浩站在高台上,淡淡开口。

    “方大师莫非就这点丹道学识?丹炉是前人观昊阳感悟锻造,丹方一样是皓月而明悟,故而通过草木之变记录而出,所以陈某说,昊阳是炉,皓月是方,日月熔炉,炼出众生万物!”陈嘉喜冷笑开口,话语一如既往的犀利至极,听的四周之人一个个心驰荡漾,为之动容。

    “昊阳是天中一星,因其光芒刺目,故使人看不到其旁众星存在,前人抬头所看,与其说是昊阳,不如说是这片天空!

    你说周大师是沽名钓誉,我说你陈大师是井底之蛙,只看到了昊阳,却看不到容纳昊阳的天空!

    皓月亦是众星之一,夜晚常在天幕,因黑与白的存在,使人以为黑夜与白天,仿佛交替,而实际上,日月皆为星辰之一,而唯一不变的,就是这片星空!

    你说周大师孤芳自赏,我说你陈大师目光短浅,小小丹师,也敢说日月熔炉,炼出众生万物!

    但既然你自不量力的开口,那么今日方某就告诉你,如日月熔炉,炼出众生万物,那么星空烘炉,可炼日月沧桑!”孟浩淡淡开口,声音不疾不徐,唯独最后一句,声音如雷霆轰鸣,震入陈嘉喜心神,让他面色大变。

    -----------

    4000多张门票,100多个包厢,青罗宗五十七山门票已销售了大半,剩余不多,欲购从速啊。

    另外祝副版主拓跋与书友我就看我欲封天,生日快乐~~

    也恭喜诸位高考学子,顺利结束高考,可以开心的玩一玩啦。(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盖世仙尊游戏仙缘山神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偷香高手转世尊者莲山书剑仙平淡的修仙生涯末世僵神极品兽医笑傲名侦探大帝修仙鸣天元仙金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