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一章 洛神族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天蚕土豆   书名:大主宰_大主宰无弹窗_大主宰最新章节

    灵斗场的激战,终归是在无数道惊叹的目光中,华丽而震撼的落幕,无数人望着那被破坏得一片狼藉的战台,都是忍不住的咂咂舌,他们zhīdào,从今以后,或许那位叫做牧尘的新生,将会被北苍灵院的所有人知晓。【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以初期的实力,硬接李玄通两招,最后一招更是反守为攻,主动出击,令得李玄通见血。

    这种战绩,就算是绝大部分的老生,都唯有一声赞叹,一个新生,nénggòu做到这种程度,不论魄力还是手段,足以让他们为之感到佩服”“小说章节最快。

    虽说这并不代表着牧尘就真正拥有了与李玄通抗衡的实力,但谁都zhīdàuǒ再给予牧尘一年的修炼shíjiān,恐怕要达到这一步,并不是不kěnéng的事情。

    在北苍灵院的一年之后,那天榜前三的席位上,恐怕也将会有着他的名字。

    战斗最终落幕,不过所有人都qīngchǔ,这场激战所造成的余波,恐怕将会在北苍灵院中回荡许久,那牧尘在北苍灵院的名气,也将会一飞冲天。

    这种名气,比起以往,显然是要强盛太多,虽说在新生大会上,牧尘表现也是相当突出,引起了一些老生的注意,但bìjìng根本没kěnéng与李玄通相比,所以也是无法达到这一战的效果。

    此战过后,牧尘在这北苍灵院,自当是如日中天

    在大战之后的数天shíjiān中,牧尘倒是安静的在小楼阁之中修养。那一战虽说有些伤势,但bìjìng不重,比起当初与那一战拼得重伤相比。已是好上无数倍,所以仅仅半日shíjiān,他就已恢复了过来,只不过他知晓这一战必然会引起不小动荡,所以也懒得出去,引来众多各色目光。

    房间之中,牧尘静静盘坐。灵力在其周身涌动,他的呼吸,沉稳如山。给人一种极为厚重雄浑之感,与李玄通这一战,虽说惨烈,但对他而言。却是有着不小的好处。

    在真正尝试过化天境实力的人究竟有多厉害后。以后再遇见类似的对手,也是nénggòu多一些jīngyàn,虽说这一次算是成功的阻拦下了李玄通,但也正因为如此,牧尘方才nénggòuqīngchǔ的gǎnjiào到后者究竟有多强。

    rúguǒ不是那所谓的三招之约,牧尘想要打败李玄通,恐怕唯有彻底借助九幽雀的力量方才nénggòu办到,但那不是牧尘所想要的胜利。李玄通此人,虽然总是阻扰他与洛璃。不过说实在的,牧尘对他并méiyǒushíme恶感,这种对手,算是值得重视,只要不是那种生死交战,牧尘并不愿意借助并不属于他的力量来获胜,那是他的骄傲,也是对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的的尊重。

    当然,rúguǒ对手是换作类似柳惊山那种,那牧尘自然是得不择手段。

    牧尘会将李玄通当做一个竞争对手,所以他想要的是,某一天nénggòu真正公平的与他交手,méiyǒu任何的限制,并且真正的战胜他。

    不过的他显然距此还有着一些距离,所以,这一次的所谓胜利,并不能让牧尘就此懈怠,他还得努力的修炼,方才nénggòu将李玄通真正的追上。

    下一次的shíhòu,他会告诉李玄通,他并不需要那所谓的三招之约了。

    想到此处,牧尘也是淡淡一笑,看了一眼房间之外,洛璃先前便是出去了,对于她去做shíme,牧尘也是知晓,不过只能无奈摇头,为那个倒霉家伙祈祷一番,然后缓缓闭目

    北苍灵院之内,某座高耸的山峰之上。

    在那山顶的石台上,李玄通有点无奈的望着那手持黑色长剑,俏脸冰寒而来的黑裙少女。

    “打爽了吗?”洛璃琉璃般的眸子,微冷的盯着李玄通,清澈的声音,犹如山泉溪流流淌而过,但却带着点点寒气。

    “还没打爽的话,我来陪你吧。”

    李玄通摸摸鼻子,苦笑着刚欲说话,那前方一道凌厉剑光,已是撕裂空气,暴掠而至。

    李玄通屈指点出,一道灵力光束掠出,与那剑光硬碰在一起。

    嗤!

    然而双方刚刚碰触,那剑光便是将灵力光束所撕裂,那种锋锐无匹的剑气,连李玄通眼神都是微凝,洛璃的洛神诀,真是愈发炉火纯青了啊,不愧是这百年难遇的奇才。

    李玄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能身形暴退,避开剑芒,他zhīdào,现在的洛璃正是恼怒中,说shíme都不会听的,只能任由她发泄了。

    山顶之上,剑光呼啸,惊人的灵力一**的席卷开来,将那山顶掀得天翻地覆,有人见到那山顶的动静,都是有些惊讶,他们自然是zhīdào那里是属于李玄通的独有之地,看眼下这模样,竟然是有人登上山顶找李玄通的麻烦了不成?

    不过虽说他们对此感到极其的惊异,但却并méiyǒu胆子随意的登顶,因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山顶凌厉剑光犹如暴雨般的倾泻而出。

    那种倾泻,足足持续了十数分钟,方才逐渐的停歇,然后再没了动静。

    此时的山顶,再没了之前的幽雅,一片狼藉,一道道深深沟壑交错纵横,那些沟壑极其的光滑,犹如是被利器生生斩成如此一般。

    在那石台中,李玄通也不复之前的潇洒,衣衫有点破裂,头发也是披散下来,看上去显得有些狼狈,不过这倒并非完全是他让着洛璃发泄的缘故,后者的实力,的确远远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气出够了吧?”他瞧着zìjǐ那被划得破碎的衣衫,再看向对面那手握长剑的少女,小心翼翼的道。

    洛璃玉手挽起长发,随意的束拢,精致的俏脸,却是面无表情,道:“李玄通,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们虽然算是朋友,不过你若是做得太过分,我也会翻脸。”

    李玄通苦笑一声,沉默了一下,道:“rúguǒ他连我都挡不下来,那以后该怎么办?总不能shíme都要你去承担吧?”

    洛璃也是沉默着,méiyǒu作答。

    李玄通叹了一口气,道:“你爷爷还能支撑多久?两年?还是三年?”

    洛璃娇躯一颤,握着剑柄的小手,连指尖都是有点微微发白,娇小的身躯,在此时显得格外的单薄,令人怜惜。

    “你算是洛神族唯一的希望了,你还能在他身边留多久?你是洛神族的皇女,也是洛神皇族之中血统最为纯正的人,你拥有着无数忠于洛神皇族的子民,他们也一直将你视为洛皇的继承者,以你的性子,你抛不下这一切,所以,到shíhòu你必然得回去,而那时,你也将会离开他,你们,méiyǒu。”李玄通缓缓的道。

    “我会等他。”洛璃轻声道。

    “等他成长起来吗?不提他能否达到那种地步,但就算能,可你有那个shíjiān来等吗?其余三大神族,可早就虎视眈眈,洛神族日落西山,雄狮已老,如今,只是余威震慑而已”李玄通叹道,现实,可是很残酷的啊。

    洛璃抬起眸子,盯着李玄通,声音轻缓,一字一顿,但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我相信他。”

    李玄通望着面前那精致而坚定的面容,终是无言,一声苦笑。

    洛璃也是不再多言,玉手一摆,便是自石台之上掠出,化为一道流光,迅速的消失不见

    在接下来的数天shíjiān中,果然不出牧尘所料,整个北苍灵院,都是在诉说着牧尘与李玄通之间的那三招之战,甚至连整个新生区都是到处在激动的说着这件事,这让得倍感无奈的他,只能继续的缩在楼阁之中,闭关修炼。

    洛璃照顾了他几天,见到他的确没shíme事后,方才去了聚灵阵修炼,牧尘nénggòugǎnjiào到,这些天,她的修炼,又是变得更为的紧迫了一些。

    对此,牧尘也只能暗自苦笑,洛璃那种对修炼的执着,让得他感到有些心疼,但是又无可奈何。

    他并不zhīdào,在以往,少女的人生中,只有着修炼,因为她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必须需要她这么去做,所以她的人生shìjiè,单调而灰暗,这也养就了她那任何事物都不上心,显得遗世独立般的性子。

    直到后来,他们相遇,然后少女那单调灰暗的心中,方才除了修炼之外,多了一道nénggòu让得她在疲累中轻轻笑出来的身影。

    所以,为了他,素来将shíjiān认定为最宝贵东西的她,会万里迢迢,来到这座北苍灵院

    又是一夜月色浓,盘坐在房间之中修炼的牧尘tūrán睁开了眼,然后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楼顶之上,在那里,他见到了负手而立的李玄通。

    牧尘见到李玄通,眉头却是皱了起来,道:“你对洛璃说过shíme?这些天她tūrán拼了命的修炼。”

    李玄通转过身来,看了牧尘一眼,淡淡的道:“与其说她是在拼命修炼,还不如说是在为你减轻负担。”

    “shíme意思?”牧尘眉头紧皱。

    李玄通席地盘坐下来,仰望着天空圆月,一声轻叹,道:“听说过洛神族吗?”

    牧尘闻言,眼神顿时一凝。

    (嗷熬。

    求一声月票,二十分钟涨一票伤不起呐~~~~~~~~~~~~~~~)(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罪恶之城武神空间官路逍遥超级大脑风流医圣星河大帝幕府将军本纪异界强兵房术灵域武碎玄天重生之快意纵横极品狂兵